不说谎的创新经济媒体,致力于发现创新公司,服务创新公司,旗下产品覆盖150万+新经济用户,单周全网分发量可达1500万,已完成真格基金、软银中国、险峰、BAI等顶级机构的5轮融资。
13
分享

困在上海的投资人:当骑手跑腿送药 一天扛800箱蔬菜

像很多创业公司一样,很多VC也在“求生存”。

上海疫情突如其来,那些整日飞来飞去看项目的投资人们,却一下子飞不动了。

定好的企业尽调去不了,也无法参加潜在LP的募资竞标,还要整日担心被投企业关门倒闭,让投资打了水漂。但很多VC从业者们,还是在疫情中尽量让工作生活正常“运转”起来。

有投资人直接冲到了抗疫一线,当起为市民送药的配送骑手。“投资人骑手”的身份意外“走红”之后,还意外得到了潜在LP伸出的橄榄枝。他还把在配送总结出来的物流行业的问题,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去参考解决。

还有投资人告诉铅笔道,虽然这段时间国内的项目投资遇到的影响,但因为机构定位是全球的企业,一些海外的项目推进并没受到太多影响,疫情期间机构还刚刚出手了几个Web3.0相关的项目,以及一些海外科学家回中国创业的项目。

也有投资人则居家工作得比较挠头,疫情期间变身“全职奶爸投资人”,一边辅导孩子的学习,一边要关心团队和被投项目。所幸团队的年轻人们比他想象的要内心强大很多,这段时间他们比平时多了很多时间去看书,去思考一些平时没时间深思的问题。

像很多创业公司一样,其实很多投资公司也在积极“求生存”。在逆境中做一个好猎手,是他们在做的事情。

  50岁的网红“投资人骑手”

拙朴投资创始合伙人 邵楠

采访投资人邵楠的那天,他为快递小哥派送食物到凌晨4点。

团队兵分三路,为浦东浦西的桥洞、地铁站、地下通道等18个点位的约200位小哥送去免费的食物。车队还在路上时,骑手小哥们就打电话问物资什么时候到,怕派送团队找不着,还到路口引路。疫情下,这些小哥虽然每天帮人送货,但自己却面临着买不到食物的尴尬局面。

邵楠是拙朴投资创始合伙人,同时也是上海市政协委员、市新联会副会长。投资人“转行”当骑手的消息传播了出去,让邵楠有了“网红政协委员”和“网红投资人”的称谓。他专门负责跑腿送药。

除了做骑手,他还临时接手了居委会工作,成了一名“志愿社区干部”。有一次政府物资送到后,50岁的他一个人来来回回扛了800箱10斤装的蔬菜。

做骑手的这些天,让邵楠能够换一个角度看问题,换一个位置做事情。“这个社会不缺少我这么个骑手,但是缺少一个以骑手的身份看问题的政协委员。”

邵楠也一直在思考,如何提升药店的配药效率?能否出台“疫情地图”让骑手们更快找到小区入口、避开封路?如何打通送药的“绿色通道”?

虽然是资深投资人,不过邵楠一直跟拙朴的小伙伴们强调,做投资要“接地气”,跟身边的劳动者交朋友,不应该有所谓的阶层固化。“一位真正优秀的投资人,一定是‘顶天立地’的,‘顶天’指站得高,看得远,有宏观的视野,而‘立地’就是要接地气。”就像机构名字那样,抱朴守拙,这时他和机构一直以来在秉持的理念。

拙朴作为一家上海的投资机构,避免不了受疫情影响。疫情当前,拙朴选择不减薪、不裁员、按时发放工资,还想尽一切办法组织物资投喂给员工以及LP,并且现在依然开放招聘窗口。

具体到投资的各环节上,邵楠透露,拙朴的业务都遭受一定程度的损伤。在募资方面,拙朴上期基金已经全部投完,可最新一期3亿人民币的基金募资陷入停滞状态;投资方面,原本常规性的出差肯定无法进行,不能实地看项目;投后管理方面,创业企业无疑是本次疫情的重灾区,尤其是物流问题面临巨大压力;退出方面,由于没办法签约,很多被投企业的下一轮融资也被迫受阻。拙朴旗下的有些在筹备海外上市的项目,也不得不往后延期。

现阶段,拙朴把主要精力放到投后管理上,先帮助被投企业活下去。前天,邵楠连夜与被投企业开了个“疫情通报会”,汇总全国被投企业遇到的问题。目前背投企业遇到的共性问题依然是物流,如物流企业“鸭嘴兽”与“环世”,消费项目“饭乎”与“毛星球”等都是如此。

对此,拙朴将企业们目前的供应链问题全部统计出来,梳理了全国约1800个疫情频发点,准备由邵楠形成提案,联合其他大企业一起,把企业真实的需求反映给相关部门去解决。

身为一位“做过配送小哥的”投资人,邵楠还认为,终端物流行业的配送应该有更高效、更完善的模式,这也会是创业与投资的机会。只不过这个模式不一定是众包,可能是介于平台和众包之间的模新式。

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这段时间虽然没有把精力放在募资方面,但却有一些LP看到拙朴与邵楠的行为,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“可能他们会觉得,把钱交给善良的人和机构没问题。”

这场疫情,给邵楠最大的感悟就是“企业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”。如果公司、供应链、主要销售目标客户都在上海,销售模式还是线下,同时满足上述四个条件,大几率就会上“死亡名单”。“一家公司要平衡线上线下,供应链要有备份,一个好的创业者,要把平时当作战时。”

  机构有机会“钓到大鱼”

某VC投资总监 陆鸣(化名)

“本来3月份我还安排了很多出差,后来都取消了。有些项目需要去工厂尽调,现在也都搁置了。”自从3月中旬开始居家办公后,陆鸣发现自己的工作计划一下都被打乱了。

他所在的投资机构是一家专注于早中期项目的公司,主要关注与中国市场有关联的消费及新零售、企业服务和前沿科技等领域的创业投资。

由于公司办公室以及同事们的家基本都在浦东,所以从3月13日开始,公司就进入了被隔离状态。办公楼开始陆续封楼的时刻,团队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冲到办公室把公章、营业执照抢救出来,这可能是从两年前疫情开始时就总结出来的经验。

“当时想着最多也就两周时间,所以也没做太多准备。”陆鸣说道。不过,随着隔离时间越来越长,团队的投资工作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。因为没法出去做尽调,一些协议也没办法通过快递来回传送,包括工商变更、银行打款这些必要的流程也都会受到影响。但这对每一家机构都是一样的,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尽管国内的项目进展会有一些缓慢,但海外的项目并没受到太多影响。陆鸣介绍,他所在的机构目前是以美元基金为主,有一半的投资都在海外。最近团队还刚刚出手了几个Web3.0相关的项目,以及一些海外科学家回中国创业的项目。

消费及新零售赛道是他们团队长期关注的方向,但随着疫情封控,一些涉及线下业务被投项目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“从全国来看,3月份整体线下市场都不太好,我们一些被投企业的3月份收入也有比较明显的下滑。”

不过,情况也并没有太悲观,这与团队的投资风格有很大关系。陆鸣解释,“我们一开始在选投资标的时候,就喜欢选一些底子比较厚的团队,有意避开去投一些抗风险能力极差的团队。”

他以自己投过的一家线下零售公司为例。这家公司的年收入规模在10个亿左右,并且在线下有特别多门店。3月28日封城政策出台后,陆鸣与团队还担心过这个项目是否会受影响,于是询问项目方是否需要帮忙做一些银行贷款来渡过这个阶段。但项目方创始人认为应该先靠自身作出调整,而不是依赖银行贷款等。就目前公司的状况来看,也确实没受太大的影响。

这也让团队对于筛选投资标的有了一些新的认知。比如线下零售项目肯定不是一个初创团队就能做的事情,还是要跟一些传统的、特别有经验的老江湖们老前辈们一起玩才可以。

原因在于:第一,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经历过周期的人;第二,他们的底子足够厚,扛得住风险,而且在加盟商、供应链等方面经过了十几二十年的长期磨合,即便遇到一些系统性的风险,大家也愿意共同分担。

对于接下来的投资机会,陆鸣表示,也许很多投资人会在信心或者投资行为上变得保守一些。但反过来看,现在也是一个能拿到好资产的机会。“因为市面上的资产标的数量没有因为疫情而减少,但未来一两个月内的资金热度却不会像以前那么高,有机会在这个时间点上以更合理的价格‘钓到大鱼’。”

  “全职奶爸投资人”真不好当

       某VC创始合伙人 石林(化名)

“不好意思,这个地方和小朋友上网课的地方撞了,我去换个安静的地方。”

“孩子网不好,我去调一下。”

……

和很多居家隔离的上海人一样,做VC的石林这段时间多了一个身份——全职奶爸,需要一边工作,一边看孩子。

石林2015年担任了某机构的合伙人,投资阶段涵盖天使轮到C轮。2019年,他创立了一家新的机构,长期关注于高成长技术型公司,投资覆盖创新信息技术、云计算、产业互联网等领域。

刚刚隔离在家的时候,石林还担心会影响团队的士气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大家的心理素质好像都挺强大。尤其是年轻人,他们目前在家的工作状态和心理状态都很平和,反而比平时多了很多时间去看书,去思考一些平时没时间深思的问题。团队开会时,他发现大家的沟通也很积极,状态和在办公室的时候其实差别不大。

“反而是我的心态和环境有变化,可能有点受孩子的影响。因为我两个孩子,平常要辅导大朋友写作业、上网课,小朋友年纪还小,虽然不用学习,但喜欢跑跑跳跳,有时候也会打断我的思路和工作。”石林笑言。

所幸的是,疫情下上海的居民物资问题一直是被关注的问题,但石林所在的小区生活物资供应商上还算正常,但他的投资工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VC这个行业特殊的地方,就是不可能完全通过远程的网络协作去完成。因此在疫情期间,石林感到在业务推进的各个流程上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疫情的影响。

“首先是募资阶段,因为疫情,我们只能跟潜在的LP视频沟通,很多都是今年有募资需求的企业,但向这些企业竞标不可能只是远程沟通,LP们一定会有实地考察的需求。这个目前肯定是做不到的。”石林感到无奈。

除了募资受阻,石林也感受到了与创业者们最远的距离,原来是你在上海,我也在上海。现在公司的投资业务目前以上海地区为主,尽管距离很近,大家也只能线上沟通。

“初步了解通过线上没有问题,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要通过线下面对面的交流去建立彼此的信任。”石林解释,投资很多情况下就是投人,如果双方只是线上交流,投资人很难察觉创始人的动态、表情的变化,不能更加系统、更加立体地去了解一个人。“隔着屏幕也就隔着信任,交流是目前我认为在投资阶段的最大难题。”

新的投资变难了,但石林和同事在这段时间也有收获。因为疫情中与被投企业的沟通更加频繁了起来,“是不是会通过视频会议了解创始人和团队的状态,了解他们遇到的问题,现金流是否充足,我们也为他们出了很多主意。”

“目前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快递吧!”石林解释,投资机构文件往来比较多,但现在一是盖章成问题,二是寄送文件成问题,很多流成性的东西都无法正常推进。

说到这里,他想到了最近在上海投资人圈里很火的拙朴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邵楠,他在上海被封之前就注册当了骑手,亲自给每个小区的患者送药。他也不能回家,就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。“邵大哥给上海VC届树立了一个榜样。”

所以和很多普通的上海人一样,“普通市民”石林也会边看新闻边抱怨一下,但更多的时候,他也选择了理解。

“每个小区都有业主自发地去当志愿者,来协助医护人员做核酸、维持秩序;还有很多人冒着感染危险为我们送物资,作为最后一公里的守护人,他们非常辛苦。”石林感慨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发表评论

所有评论

联系创业者

close

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,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:

0/200

进入个人中心-联络人,即可查看请求结果

取消
确定

提示信息

close

您还未认证身份,暂时无法和ta联系!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。

去认证咯
还是算了
联系方式
电话
拨打电话
邮箱
复制到剪切板
微信
复制到剪切板

查看所有联系人
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关闭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