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说谎的创新经济媒体,致力于发现创新公司,服务创新公司,旗下产品覆盖150万+新经济用户,单周全网分发量可达1500万,已完成真格基金、软银中国、险峰、BAI等顶级机构的5轮融资。
分享

盐津铺子又双叒叕爽约了

盐津铺子要打造“零食界华为”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斑马消费”,作者: 范建,铅笔道经授权发布。 

增持计划仅完成25%,即宣告终止;增长目标刚让人看到盼头,即大幅调低……

盐津铺子频频爽约背后,是公司单一重注线下KA,“双中岛”战略抗风险能力弱的集中表现。

增持爽约

就一句话,筹不到钱,盐津铺子高管的5000万元增持计划就此终止。

去年7月15日,当盐津铺子(002847.SZ)大幅下降的业绩预告发出后,公司股价快速俯冲,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至谷底。

公司于7月20日紧急出台实控人、部分董事、高管的增持计划,以挽回市场信心。这也是很多上市公司,在股价大跌时常用的一种手段。

公司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张学武;实际控制人张学文;董事、副总经理兰波、杨林广;副总经理黄敏胜、张磊、董事会秘书、财务总监朱正旺等,计划在公告后的6个月内,合计用不低于5000万元,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。

其中,两位实控人增持金额分别不低于2500万元和1500万元,其余参与高管合计不低于1000万元。

就增持的金额来看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。因此,增持计划出台很久,在二级市场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浪花。甚至在1个多月后的9月1日,公司股价一度触及50.50元的历史低点。

如果知道了高管们的增持效率,这也就不再稀奇。

当年10月20日,增持计划时间过半,仅有董事、副总杨林广,在8月20日以55.05元/股均价,增持了1万股,简直连毛毛雨也算不上。

直到今年1月,公司实控人、董事长张学武才开始出手。10日,他先以79.78元/股买入100股,这算是在尝试买股票账户的操作流程?随后的11日-18日,才开始快速增持,合计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约15万股,均价在75.68元—81.87元之间,增持金额合计约1200万元左右。

增持计划期满,公司宣布董事、高管们终止没有完成的增持计划,原因就是他们筹集不到钱。

值得肯定的是,公司实控人张学武,直接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47.78%股权,身价一度近百亿。但是他0减持、0质押所持股票,并且自愿将间接持股锁定期延长至今年2月11日。

调低目标

盐津铺子高管的薪酬都不算高,以2020年为例,他们的税前年薪多在50万元左右。但是,他们通过股权激励,持有数额不等的公司股票,各个身价不菲。

2020年9月1日,公司5名高管同日通过大宗交易,以134.64元/股合计减持49万股,合计套现超过6000万元。高位减持,成就了数位千万富翁。

另外,去年二季度,公司高管和核心员工持股平台一燊同创,大举减持所持公司股票,套现数亿元,公司高管们也应该能分到不少钱。

怎么就拿不出来钱增持呢?主要是他们花钱的地方也多吧。

在2019年公司第一期股票激励计划的基础上,公司在2021年又实施了第二次股票激励计划。

用于激励的股票,来源于公司的回购。

2020年12月16日-2021年2月3日,盐津铺子合计耗资近2.5亿元(均价111.768元/股)回购公司223.67万股。

这些股票以53.37元/股授予公司部分高管以及核心员工,高管们行权也要花出去一大笔钱。

对此,公司一度设立了较为严苛的业绩考核要求。以2020年为基数,2022年要求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62%,且扣非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01%;2023年的增长率分别为104%和186%。

但鉴于2021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趋势,考核目标瞬间变得不太现实。公司不得不下调目标,2022两个指标的增速调整为38%和31%;2023年调整为66%和101%。

单腿走路

张学武个头不高,说话带着较浓的湖南口音,初见很难相信他是个亿万富豪。

上世纪80年代,张父就在老家浏阳开了一家小凉果蜜饯作坊。张学武大学毕业后,没有第一时间回家接手生意,而是到沿海发达地区闯荡增长见识。

他正式从父亲手中接过生意后,已不满足于小打小闹,着手打造品牌和渠道,将产品从凉果蜜饯,逐渐延伸至豆制品、肉制品、坚果炒货等休闲零食。

与良品铺子、三只松鼠等头部休闲零食品牌的代工模式不同,盐津铺子掌控研发、生产和销售全链条。张学武曾对外界表示,要通过自身独有的模式,打造“零食界华为”。

更大的不同,体现在销售渠道上。

三只松鼠起家于线上,抓住了电商流量红利,快速做大;良品铺子则始于线下门店,逐渐向线上拓展,线上线下发展均衡。

而盐津铺子是坚定的线下主义者,且重注KA渠道。

从2018年起,盐津铺子力推“盐津铺子”+“憨豆先生”的双中岛战略。到2020年末,已进驻36家大型连锁商超的3088个卖场,有1.6万个店中岛。

在盐津铺子的战略中,无论电商平台还是新兴的直播带货,都只是与消费者传播与沟通的阵地、品牌形象的窗口,而非销售主力。

因此,2017年-2020年,公司电商渠道销售收入上下大幅波动,对整体营收贡献持续下降,2021年上半年仅有3.34%。

突然爆火的社区团购,更是给了盐津铺子沉重一击。

各种线上渠道,对传统商超人流量的虹吸效应,已愈发明显。盐津铺子持续在商超投入重金和重兵,收支失衡导致业绩不达预期。去年Q2,营收微降、归母净利润亏损3341万元。

为此公司不得不重新审视自身战略。去年下半年以来,盐津铺子缩减了部分SKU,聚焦核心大单品。除了传统KA的中岛之外,加大电商和线下连锁零食渠道的渗透。

增长的预期直接影响了股价在二级市场的表现。公司最新股价72.79元,较巅峰期的160.88元,已跌去超过5成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发表评论

所有评论

联系创业者

close

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,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:

0/200

进入个人中心-联络人,即可查看请求结果

取消
确定

提示信息

close

您还未认证身份,暂时无法和ta联系!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。

去认证咯
还是算了
联系方式
电话
拨打电话
邮箱
复制到剪切板
微信
复制到剪切板

查看所有联系人
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关闭二维码